Tuesday, June 23, 2015

六二零至六二二

又,忽然急速成長的三天
看清了一些事情
又明白了多一些事情
總算是很有金牛座的特性
- 平時忍耐力很強,但爆發起上來不是人咁品

原來人太和善,就會被欺負
但還是相信好人有好報
還有,就當是做一個「做好人,看自己的收場如何」的無敵大好人實驗吧。

Friday, March 07, 2014

4月6日

一切彷彿天注定似的
二樓似乎有自己的意志

這校園 這班房 這走廊 這禮堂 告別時 是我心的家綁
到未來 哪一方 人漂泊 路茫茫 

Sunday, September 08, 2013

又秋涼了

天氣仍然很熱,然而在熱氣中有一抹秋天的味道
這樣子就迎來了秋天
在二樓也住了年多了,前途未卜。一直在想,如果在這裡住三年,不就是跟大學宿舍時一樣長嗎?時光可以走得慢一點嘛。
人浮於事
多少事情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Monday, December 31, 2012

2012回顧:半小時社運

2012是轉型中的一年,很多事情都在蘊釀、籌備、建立根基中,因為看不到成果,常常感到迷失和害怕,擔心自己從此迷途一去不返,也害怕自己再也沒有轉變的本錢。

很可悲地,今年量度時間的時間軸,是由一件又一件令人痛心和憤怒的香港事,和一次又一次的遊行組成的,中間夾著的就是不斷的出差又出差。由三月底的小圈子選舉日、李旺陽事件,四月頭的第一次倒梁,六月六四、七月七一,八月九月國民教育,十月至十二月連續三個月每個星期也要出差,今年是人生第一年,時間不再以日子計算,而是以小時計算的,因為這一年,很少有超過三小時的空檔,遑論有一天了。兩小時前,我可能在街頭穿著黑衣灑著汗水,兩小時後,可能已在執拾,甚或換上套裝、戴上con、化上妝拖著篋出門,說著完全不同的一套話語。這種生活,很充實又很荒謬,同時卻又像一種奇怪的互補,唯一肯定的是,真的很累。

或者今年的最大成就,也是最amazing的事,是搬到界限街。今天起床,看著溫暖的陽光曬進大廳,又再一次感到,若不是這群人、這個地方,今年,或者會過得更辛苦、更迷失。至今想起仍覺得神奇,還清楚記得是思歪當選後遊行的那一晚,和生氣、抽筋和Lingzi在Bali Bar說起,想做點什麼,要做點什麼,然後生氣說,應該先搬出來住,脫離家人獨立。開始時還覺得這不過是一時戲言,卻誰也想不到,因為一個剛轉行的熱誠地產經紀,不過是看了一日樓,竟然即日就能拍板決定,然後不到一個月內,就搬了進來住到現在。這裡有世界上最mean的一群人,這裡只有我是唯一0.5個男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回到這裡,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初衷,對這裡的人,連自己最邪惡的部分也能坦白。或者因為這個地方,令我的2012年,變得有點精彩。會永遠記得,星期日早上也能爭廁所、「The Thing was Running There」、向米奇宣戰,七月二日在露台上的山朋水貴和誓言......或者,真的要寫姑婆屋2了......

下一回,再寫點關於這年的詳細的。

Friday, July 06, 2012

變臉

公司人格
與真正的人格

隱藏在客套的笑臉背後,誰又是真正的好人?
位置不同了的時候,會變成完全不同的一個人。
所謂的「Nice」,也不過是因為你的身份
這份工作
見盡了爾虞我詐、明爭暗鬥

很累了。

或者因此,那些沒有信仰支持的人,根本沒可能在這行幹下去
所以,這兒那麼多教徒

竟然,又回到要聽五月天的歌的時期,真是的...


最後我開始武裝自己 用眼淚 洗過自己
最後我開始武裝自己 要強化 軟弱的心
最後我開始武裝自己 有名字 沒有個性
最後我開始武裝自己 我活著 用我的邏輯



Tuesday, July 03, 2012

一年

2012年7月3日零時零分

答應自己
一年後的今天
我要昂首闊步、抬頭挺胸地離開

就當是一場歷時一年的戲

無時無刻,都記著這一刻對自己的承諾

Wednesday, June 27, 2012

CX709.58H.10:50pm


很久...很久...沒有哭過了

身邊犖繞著廣東話、泰文、帶印度口音的英文......

一個人坐著

竟然淚流不止

那麼嘈吵 那麼安靜

只一個人 滿滿的人


還是那個同channel的導演

那份讀起來沒什麼

揣摩下去卻字字珠璣的對白和劇本

又是一個喜歡的角色

卻為了一份喪屍的工作

擦身而過

原來真的會

慘過失戀


於是我想起那晚在露台跟生氣說的話

或者流落到這般進退兩難的處境

全是自已的妥協造成

「這一生太多的妥協」

如果我忠於自己多一點

如果我企硬一點

如果我勇敢一點

任性一點

棱角一點


氣憤的眼淚乾了

或者只有坐言起行

才不會愧對這晚的眼淚